這幾天狗友發生了狗狗被煙火嚇到而走失的事情,很高興的是狗狗有平安的找回來。
因為這件事我也開始思索,為什麼要這麼懼怕砲聲?
我的周遭很多狗友的都有這個問題(對某種巨大聲響),但解決的方法卻不得其解。
說真的我沒實際去解決這個狀況過,無法說出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改善,
但這讓我想起我曾在一本狗兒行為治療書上看過類似的案例
這本書是我在2004年買的,不知現在還有沒有出版。
書名叫「戀戀情深的狗」,作者–尼古拉斯.杜德曼博士 ●著
其中有幾篇有說到關於恐懼症,對於無生命體的恐懼。
我覺得書中對於恐懼症的解說非常值得參考,還有治療方法都有說明,
我把其中一篇文章打出來讓大家參考看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書名:戀戀情深的狗
作者:尼古拉斯.杜德曼 博士
本書主要描述:狗兒的行為治療 The Dog Who Loved Too Much

『在本書中,杜德曼博士藉由臨床診斷的狗兒病例與故事,
深層剖析狗兒的心理世界及行為模式,並透過改變飲食習慣、活動範圍和生活環境,
進行有效訓練,修正種種失序的行為,幫助狗兒重拾健康與歡笑。
對深愛狗兒、想更了解狗兒的讀者而言,這是一本不容錯過的溫馨佳作。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九章  暗夜槍聲

狗兒不僅會對景象和聲音感到害怕,

就連單純的氣味也會引起牠們的恐懼。

這種狗兒是將氣味和牠們過往不愉快的經驗聯想在一起。

╴╴╴╴╴╴

那是一個溫暖的七月早晨。醫院門前綠樹遮天,陽光從樹葉間的縫隙篩落滿地。我趁著看診的空檔,欣賞醫院周遭的自然美景。我們的校園位於新英格蘭中部,橫亙六百四十英畝。我們系主任常說,這裡有全美最美麗的獸醫院。塔芙茲大學的前身是州立精神病院,由於革命性的藥物問世,精神分裂等病症不在是無藥可解的絕症,使得全國上下的精神病院生意冷淡不少。諷刺的是,因為州立精神病院挪做他途,才有我們學校的誕生。我們今天在這兒大談行為療程,用新型藥物治療動物行為問題,都是拜精神病院倒閉所賜。

「杜德曼醫生,您的病人在等候了。」正當我在胡思亂想之際,櫃台卻大聲地廣播我的名字,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我轉身看到一位身材苗條,穿著優雅的女子和一隻德過牧羊犬站在櫃台旁邊,她的名字是黛博拉.里德。我們彼此交換一下眼神,跟著我便朝她有過去。為了不想刺激狗兒,我竟量避免正眼瞧牠,反將目光集中在黛博拉身上,等我走近時,再以眼角餘光覷看狗兒。牠是一隻四歲大的母狗,體重達六十磅,芳名叫做淑女,正以饒富興味的眼神望著我,很快地打量我一遍。牠大小姐覺得我沒問題,便好整以暇地擺出從容自在的態度。我們邊開玩笑,邊走進會診室。我不斷觀察淑女,想找出牠的破綻,但牠表現的非常完美。現階段來看,牠適應的還不錯。不過,我注意到牠黏主人黏得太緊了,而且有點怯生生的,這是很多德國牧羊犬都有的毛病。

淑女一歲或是一歲半時,黛博拉在緬因州的一位朋友將淑女歲給她。剛開始,牠對新家沒什麼感覺,整天懶洋洋的地躺著,一點個性也沒有。黛博拉形容牠「像個老太婆一樣 」,至今回想起來,牠可能是換了主人,所以心情沮喪。那時候牠的胃口很差,晚上睡覺輾轉難眠,這不是典型的意志消沉是什麼?後來當牠感應到黛博拉一家對牠的好心善意,陰霾才為之一掃而空。從淑女害羞的舉止和牠換過主人的經驗研判,牠應該有某種焦慮和恐懼性的症狀。果不其然,黛博拉接下來的話,證實了我的第六感沒錯。

「淑女雖然生性乖巧,對細條百葉窗的反應卻讓我們匪夷所思。」黛博拉說到。「每次我一靠近窗戶,牠本來靜靜地在休息,想她自己的事,看到我往窗口的方向走,就會跳起來,顯得很憂慮。如果我不予理會,執意做我的事,牠就會開始走來走去,哀嚎不已。等我握住塑膠拉桿,要拉起百葉窗,牠已經完全失去控制了。就算我當下立即離開房間,牠也要幾個小時恢復平靜。」

這到是很不尋常的案件。淑女的行為確實具備了恐懼症的特徵,只是害怕百葉窗的原因令人費解。

「牠從什麼時候起變得這樣?」我心想,知道這一點或許有助破案。

「我們收養牠沒多久就發生現了。牠似乎一直很怕百葉窗,而且越來越嚴重,對我們造成滿大的困擾,我們家住在公寓的一樓,為了維護隱私,我們晚上會將百葉窗關起來,白天再將它打開,讓陽光透進來。」

「牠每次都會這樣嗎?」我問道。

「就是啊,我們真的拿牠沒輒。有人告訴我們,應該採用『快樂療法』,在打開百葉窗之前裝出很快樂的樣子。不料牠識破我們的技倆,反而適得其反。有一次,我們以為牠是害怕百葉窗的聲音,便把音樂開得很大聲,結果也沒有用。我們的獸醫建議一種叫做『洪水法』(flooding)的心理治療,他要我們不顧狗兒的反應,不斷地撥弄百葉窗,直到牠的反應消退為止。我們照醫生的話去做了,但牠還是我行我素,吵個不停。要是我們待在牠身邊安慰牠,牠還會鬧得更兇哩!」

我決定要追查事件的緣起。

「牠是不是曾經被嚇到或受到傷害,而當時的情景正好令牠對百葉窗留下不好的印象?」我亟力想收尋線索。「我是說多年以前,問題剛剛發生那時候?」

「有一件事倒真是教人生氣。」黛博拉說道。「牠剛到我們家時,因為跑到隔壁的菜園裡,我們鄰居就用空氣槍射牠,嚇德牠半死。我只是讓牠夜晚出去溜躂一下,牠想必是跳過圍籬闖入人家的地盤,接著我聽到砰的一聲,然後是狗兒慘叫的聲音,淑女夾著尾巴落荒而逃。我們向警方檢舉那位鄰居的野蠻行為,可是也沒有下文,我們和他老早就不說話了。」

「那位鄰居是從哪兒開槍的?」我問道。

「在他自個兒家裡。」黛博拉回答。

「我懂了,那他是站在窗戶旁邊囉!他家也有細條百葉窗嗎?」

她點點頭,我們倆都漸漸明白是怎麼回事了。

「這就說得通了。淑女聽見細條百葉窗拉起的聲音,之後便感覺到劇烈的通苦,於是牠將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。當時牠年紀還小,可塑性很強,那次的刺激從此便烙下不可磨滅的創痕。百葉窗的聲音讓牠想起那段悲痛的記憶,因此變得風聲鶴唳。就像許多狗兒在獸醫診所被打一針後,就很害怕穿著白外套的人,或擦拭酒精的味道,牠們甚至連鑽進車子都不敢。 」

「狗兒的恐懼會隨著日積月累,越發嚴重嗎?」黛博拉問道。「畢竟那宗槍擊案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牠為什麼到現在仍然耿耿於懷?」

「問得好。」我說道。「很多恐懼症的發展模式都是由小毛病逐漸擴大,最後發展成不可收拾的局面。我相信不愉快的恐懼感擁有自我強化的功能,例如患有演講恐懼症的人每次演說時,心跳便會加速為平常的兩倍,胃部翻撹不已,手心流汗發抖。光是想到演講或是看到講台,他們可能就會感到噁心欲嘔。整個過程實在令他們難以招架,所以膽子才會越來越小。」

「你說的有道理。那我們要怎麼治療呢?」黛博拉問道。

「我看我們用減敏感法好了。它的基礎是以緩慢而有系統的方式,讓狗兒熟悉牠所畏懼的事物。」

我向黛博拉略述減敏感法的要點,說明療程將以細條百葉窗為重心。一如往常,我特別強調在這段期間,應該少讓淑女受到過度刺激。也就是說,黛博拉必須在百葉窗放下或拉起之間做個選擇。

她的臉色沉了下來,心裡估量著隱私權和日照射孰者為輕,孰者為重。我直言不諱地勸她要忍耐,幾經考慮,她終於決定還是把百葉窗放下好了。

我將減敏感療程的具體步驟解釋給黛博拉聽,教她如何命令淑女坐下或停在原地,並以美味的佳餚作為犒賞。訓練的地點起先應和百葉窗離的遠遠的,像是庭院或玄關等地方。訓練的結果如果成功,再逐漸將距離拉近。當然,長遠以後,我會要求黛博拉把百葉窗拉起或放下,不過前提是確定淑女已做好心理準備了。我和她說到用丁螺環酮進行藥物治療,她同意此方式來輔助行為療程,讓狗兒早日康復。

黛博拉和淑女離開後,我匆匆地做了一些筆記,緊接著繼續看下一個病患。兩周之後,她才打電話和我聯絡。她表示,訓練的進展相當的順利。如今淑女可以安安穩穩地坐在窗下,不露出絲毫焦慮的徵兆。我聽了很是高興,便建議她往下一步邁進。我認為她不宜操之過急,突然地握住控制桿,或是撥弄百葉窗都太冒失了,最好是把動作拆開來,比方說,先舉起手,做勢要拉百葉窗,再慢慢地將手移近數吋。黛博拉也贊同我的看法,因此我們的計畫就暫定這樣了。

過了好幾個禮拜,在一個月一次的追蹤調查當中,我們得知淑女的症狀改善了很多。不論黛博拉將細條百葉窗拉起或放下,淑女都能無動於衷,維持端正的坐姿。訓練結束後,牠會回到房間角落的籃子裡休息。雖然牠不見得有心情大玩特玩,至少喘息和歇斯底里的症狀都消除了。我向黛博拉提議讓藥物功成身退,至於行為矯正法,在戒除毛病之前自然不宜間斷。即使牠痊癒了,也要每周訓練一次才行。黛博拉對淑女持續的進步十分滿意,還自告奮勇要為我的「神奇療法」背書。從前淑女很害怕百葉窗的時候,黛博拉一家人如果周末去玩,回來得用抱的才能讓牠進屋。現在他們只須抱牠的狗窩,牠自己就會走進去。這才叫神奇呢!

不久,我又碰到一樁頗不尋常的案例。案主是一隻八歲大的牧羊犬,毛色為黑白相間。牠的主人基斯.戴維斯對我說牠害怕星期四,真是嚇了我一大跳。他的臉上蘊含笑意,所以我猜事情沒那麼簡單––––起碼我希望它沒那麼簡單,因為我壓根沒有想過狗兒會有日期的概念。我看了那隻狗塔咪一眼,牠顯然焦急的不得了,不停地喘氣、流口水、扯牠的皮帶,不像淑女在會診室裡能鎮定自若。塔咪的潛在性格讓人一眼就可以望穿,就算基斯沒有介紹他的狗兒,我也能料定塔咪患有某恐懼症。

基斯解釋道,星期四是收垃圾的日子,當他們將垃圾裝袋時,塔咪就會變的驚恐萬狀。收垃圾的那天早上,牠會坐在樓梯頂部,惶惶不安地看著基斯和他老婆驗七點左右出去倒垃圾。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,牠的情緒也跟著升到最高點。最後,牠會表現得非常歇斯底里,來來回回地在樓梯間跑得氣喘吁吁,一邊哀嚎,一邊流口水,完全陷入發狂的狀態。牠的主人一察覺牠不對勁,就把牠關到地下室裡。牠在地下室會稍微好一點,可是驚慌並未因此消失。近來,基斯每逢星期四的一大早,就將塔咪關在地下室內。等他們傍晚下班回家,再把牠放出來活動筋骨。他們發現地板上經常淌滿了口水,而塔咪的神色還是慌慌張張的,這表示牠恐懼的不僅只是垃圾而已。風聲、窗板砰然關上的聲音、猛然而響亮的聲音(如噴嚏聲和呼叫器的嗶嗶聲),都能令牠坐立不安。其中最讓牠害怕的,要算是垃圾車了。

塔咪這個樣子已經有一年了。以前牠早上七點都會出門溜躂玩得優遊自在,從來沒有出過什麼亂子。管他是星期四還是星期五,牠照樣能玩得不亦樂乎。過去垃圾車要到早上十一點左右,才會抵達他們住家附近,那時候塔咪早就在家呼嚕大睡了。一年前有一天,垃圾車換了新路線,提早於七點十五分到達他們家。同平常一樣,塔咪又跑出去四處探險,突然間,牠出乎意料地飛奔回家,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嚇得魂不附體。牠腿上有一塊污跡,那是塔咪爬上樓找藏身之所弄髒的,基斯和他老婆曉得牠一定遭逢無妄之災了。從牠對聲音的恐懼來看,垃圾車、壓土機、壓氣機和垃圾桶的噪音,以及人們大吼大叫的聲音,似乎都是牠的夢魘。無論禍害的根源為何,它已對塔咪造成終生的影響。難道我們不能想辦法讓這隻可憐的狗好過一些?畢竟,星期四可是每個禮拜都有哎!

基斯說他目前為止,已試過各種方法來挽回頹勢,包括將牠榜在地下室的支柱上,以免牠到處亂跑。膽小的塔咪確嚇的直流口水,還拉屎拉尿。他也試過把牠圈禁在木門後方,結果反讓狗兒更為癲狂,下狠勁把木門咬成一片片碎屑。打開收音機企圖掩沒垃圾車聲的舉動同樣宣告失敗,就連利用牠最喜愛的玩具(一顆網球)來分散牠的注意力,都無法改善情形。基斯帶牠去看當地的獸醫,服用一些藥物(大概是黃體酮之類的賀爾蒙),除了讓塔咪大喝一頓之外,對解決問題本身沒有實質的幫助。

該試的家庭療法顯然基斯都試過了。記取失敗的經驗,不再重蹈覆轍,向來是很好的教訓。在行為矯正法中,有一的基本的拇指法則:三五天內還不能見效的方法,可能永遠也行不通,這時就改變策略(抗憂鬱劑例外,因為它得耗上三到六個禮拜才能見其效果)。基斯用網球分散塔咪的注意力,這一點也做得相當正確。不過,他還需要有人幫他一把。我給他的建議和先前給黛博拉的一樣:以零嘴或網球為獎賞,配合減敏感法。此外我跟他說,不妨找出垃圾車停靠的地點,在不會引起塔咪緊張的範圍內,盡量讓牠靠近垃圾車。然後和牠玩十分鐘或餵食牠吃一點零食,再帶牠回家。隨後的距離應逐漸的拉近,一直到牠深入敵軍正營,仍能泰若自然地和基斯一快玩為止。

我告訴基斯要持之以恆,有小小的進步就該滿足了。再來就是請司機鼎立相助,讓塔咪習慣車子引擎發動和其他零件所發出的聲音。最後也最重要的一點是––––別讓牠在受訓期間受到垃圾車的刺激。我不知道基斯要如何辦到照一點,但他決意請求市政府把垃圾車停在別處,而市政府竟然也答應了,真是出人意表。

四天後,基斯打電話給我,說他進展得不甚順利。他開車載塔咪到市垃圾場,停在垃圾車旁邊。誰知塔咪當下就陷入恐慌的狀態,他只好盡速將牠塞進車裡,匆匆忙忙駛離現場。看他不得要領的樣子,我向基斯重新解釋一遍按部就班的重要性,請他再試試看。然而,之後的來電顯示,基斯因為某種原因,就是不能了解減敏感療程的意義。他老是把狗兒直接帶到垃圾車旁,始牠飽受驚嚇。我心想,情況不妙了。

末了,我決定改弦易轍,請他將垃圾車的聲音錄下來,和塔咪在家裡進行訓練。起先音量不要開得太大,漸漸地提高就好。如果牠維持鎮定,就給牠溫暖的讚美、零嘴或網球,獎勵牠的乖巧。這一次基斯做得很好,他每天中午都會回家吃飯,陪塔咪訓練。大約半年後,他打電話通知我說,就算他把音量開到最大,彷彿垃圾車就在房間裡,塔咪也能不為所動。基斯希望塔咪和收集垃圾的老伯熟稔一些,好心的老伯也答應偶爾拜訪他們,跟塔咪說說話,餵牠吃東西,愛撫牠一下。他的策略果然十分成功,經過六個月的治療,塔咪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。雖然牠對風聲、砰然作響的百葉窗等仍舊敏感,但是基斯覺得這樣就夠了。即使我們可以逐一治療這些恐懼,他還是決定不再繼續療程。

狗兒不僅會對景象和聲音感到害怕,就連單純的氣味也會引起牠們的恐懼。我向來認為,這種狗兒是將氣味和牠們過往不愉快的經驗聯想在一起,因為牠們所害怕的味道本身似乎並不難聞(嗅鹽除外),我的同事有一次還目擊一隻狗兒被羊肉料理的香味嚇到。即便是嗅覺較不靈敏的人類,也可藉由氣味回想起以前的記憶。當我們聞到某種特別的氣味,會恍然有時光到轉之感,不管它是老教堂的霉臭味,還是特定品牌的古龍水香味。人類鼻子的感官細胞約有拇指的指甲那麼大,而狗兒的嗅覺細胞的面積則等同於一只張開的手帕,這怎麼相比呢?

不論恐懼症的根源是什麼,它都引起了狗兒的痛苦不適。這些誘發恐懼症的因素和不愉快的往事緊密相連,使得狗兒一受到刺激,就以為自己又要遭殃了。記憶不斷地回溯,而原本無害的事物便成了引發恐懼症的罪魁禍首,正如淑女對細條百葉窗以及塔咪對垃圾代的反應。我最近碰到一隻有夏天恐懼症的狗兒,說的明確一點,牠怕的其實是會飛的昆蟲。詳細地詢問狗兒的主人後,我發現原來牠小時候,曾經受困在車子裡,被一打左右的馬蠅無情地攻擊。清晰持久的印象烙印在牠的腦海中,恐懼對象便繼而延伸至所有會飛的昆蟲。或許牠是將昆蟲和夏天(還有車子)聯想在一起了吧!有害怕昆蟲的狗,自然也有害怕人類的狗。那些狗不但自己深受其害,也對人類造成威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----- 對無生命體的恐懼(懼雷症除外)------

狗兒對某種景象、聲音或氣味表現出極度焦躁不安(喘氣、踱步、流口水)的行為。原因 不見得很明顯,但通常和心中的創傷有關。

---------- 治療方法 ----------

1.檢查狗兒的病史,確定恐懼來源為何。
2.進行減敏感和反制約的療程。如果禍亂的根源早已不復追尋(也不可能使它重現),那 就針對次要的相關線索來施行療程–––飼主切記要持之以恆。
3.藥物治療包括抗焦慮藥、抗抑鬱劑和β–受體阻滯藥,如心得安(恩特來)等。
4.適度的運動(能量消耗)及飲食(能量儲存)有益療程進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僅供參考,請勿轉載

創作者介紹

Vivi愛犬生活

Vivi - DS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